练拳九个月,驱除十年恙
章烈昭 著

    我是2006年9月3号开始学习意拳的,减去因故中断的时间,到目前(2008-7-21)为止,追随林老师练了9个月意拳,9个月习练意拳经历,我有很多的收获和感受。

  在练习意拳之前,我患有令人烦恼的腰椎突出症(CT显示为腰5骶1左侧椎盘突出),并且由于早年间患过胃病和抑郁症,身体一直处于亚健康状态,自感精力不济,反应迟钝!腰椎盘突出尤其是急在眼前的难题,使我步行、站立都困难,步行几十米腰部左侧和坐骨神经便疼痛难忍,要坐下来歇息一阵才能继续前行,站立时间超过几分钟便无法坚持,因为腰部承受不了自身的重量,疼痛异常。2003年11月以后的三年时间,我几乎成了腰腿严重障碍的残疾人,当时才刚过三十岁,如果三十岁便落下残疾,以后的工作和生活怎么过呢,亚健康的恢复更是无从谈起!当时我想,迫在眉睫的是要医好腰椎盘突出,我爱人在医院工作,在治疗上我得到周到的照顾,使用针炙、牵引、推拿和用药等很多方法,都不能康复。说实话,算上之前的胃病和抑郁症,我患病求医多年,对现代医学是既尊敬又失望的,可以说是爱恨交织!这种心理估计很多病人都有!

  在治疗的同时,我勤勉练习少林内劲一指禅功法将近三年(2003年11月13日开始,不间断至2006年9月),以期改变我的健康状况,少林内劲一指禅应该是好功法,但我一直没有收益!由于练了三年收效甚微,我下决心放弃他,转而学习传统而科学,但流传不是很广的意拳,我为什么决心改练意拳而不是其他功法呢?因为我在1997年就接触过意拳,在一位同事的带领下练了一个月,有非常难忘的体验,但是由于同事离职和多年来找不到老师,一直心里惦记着意拳。我先买意拳的书籍看,并且准备去外地学习意拳,后来一想,为什么不就在深圳找意拳老师呢,于是就到网上一搜索,找到了深圳意拳俱乐部。

  练意拳之前,我认为意拳理论的科学性无可辩驳,并且深信不疑,但我对自己信心不足,因为多年来练功和治疗没有成效,我担心自身天赋低下,不能受益。在对医疗和其他方法(譬如:太极和瑜珈我都练过)失望的情况下,意拳成了我最期待和最终的选择。

  刚开始学习时,由于腰痛,不能保持正确的桩姿,身体歪斜得很厉害,每次练功,林老师为我调整好桩姿,不到几分钟,我就不知不觉“跑位”了,林老师不停为我扶正,细致入微且不厌其烦,由于不能保持林老师调整好的练功状态和姿式,我担心“功效”不够,腰痛的毛病好不了,于是我问林老师练多长时间才能“出功”、有效果?林老师说一个月后就会有好转,当时我是半信半疑的,信是因为意拳的养生科学性,疑是因为我有以往的练功失败经历,使我不敢相信短时间就有效果。然而,2006年十一期间,我感觉腰部轻松很多,步行和站立有时“忘记”了腰痛,我想是不是要好了,当时心里既惊喜又惶恐,喜是可能要出成绩了,腰要好了!惶恐的是担心一时的“好转”是错觉,而不能持续和稳定。在腰部疾患有好转但又不稳定的状态下,我持续练习了4个月意拳,终于,我的腰椎盘问题不再影响我的生活了,最近一年来,我的腰腿痛毛病没有发作过,步行和站立轻松有力,我又可以像几年前一样从事我所喜欢的爬山、羽毛球等运动,我能够享受运动带来的乐趣,重新感受生活的美好。这一切都是意拳赐予的,意拳的这种功效是现代医疗不能实现的(起码我的经历是这样!),神奇而美妙!其实我的腰病要追溯到十几年前体力劳动引起的老伤,那次受伤是腰椎盘突出形成的根源,我想我解决了多年来的隐患和当务之急的难题!腰椎盘突出不会再困扰我了,我把这种过程写出来,一来是让更多人认识意拳并且受益,二来是向林老师表示尊敬和感谢。三是表达“十年之痒,一挠了之”的喜悦,让那些患有类似疾病的人多一份希望和选择。

  学习意拳近二年,但我中断时间太多,实际练习时间只有9个月,所以实事求是的说,我还没有达到理想的效果,困扰我多年的亚健康还没有根治,具体表现是睡眠质量不好,精力不充足,反应仍然不敏捷,亚健康也是现代医学的难题,现代人的“现代病”,我要用更多的时间和毅力去学习意拳,我相信,意拳是解决这些问题的最佳途径。

  虽然,意拳暂时没有给我理想中的状态,但意拳带给我的部分成果,是任何其他方式无法给予的,同时,我认为,林老师作为意拳理论和技术的载体,是一座宝库,取之不尽,他能给我们更多的健康和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