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拳桩功漫谈
--浅述意拳宗师王芗斋及其衣钵传人姚宗勋的拳学思想
林肇伦  著

  今年(1995年)1月11日是著名武术家姚宗勋先生逝世十周年。十年来,姚先生所终生挚爱的意拳事业已有了长足的发展。在此,谈谈意拳拳学发展脉络以及对其要意的认识,谨作对先生的纪念与缅怀。

  正如一些知名人士所评价:“意拳源于形意,但发展了形意,超脱于形意,意拳站桩,既是技击的功夫,又是养生的功夫,治病的功夫,开智慧出功能的功夫”。意拳在其创始人王芗斋先生于二十年代倡导以来,风风雨雨地渡过七十个春秋,经受了理论与实践的考验,在武林之中以其独特、实用、精微、高雅、创新的风格特点,逐步为国内外武术界所接受和推崇。

  王芗斋先生是颇具传奇色彩的奇人,在许多人眼里,他甚至被看作是不可思议的人物。王芗斋在几十年武术生涯中是以其辉煌和壮观的一生展现于武林之中,为武林人士敬仰。他在继承发展传统拳学以及开创拳学新领域上作出巨大贡献。意拳的形成和发展,是王芗斋在得到郭云深等一代宗师的亲传,同时又受到许多武林中朋友的启迪和帮助后,加之自己的天资悟性和刻苦努力,使意拳脱胎于传统武术,又以耳目一新的面貌呈现于武林之中。

  就桩功训练来说,意拳桩功体系是在传统武术的桩功基础上,加以吸收、融汇、综合、贯通、提高、升华而逐步形成和发展的独特内功训练方法体系。虽然其它传统拳术都有桩功训练,但就其目的、手段与意拳桩功来比较,应该说还处于原始、粗糙、偏颇的阶段,未能形成全面、细腻的内功训练体系。此外,有些地主拳种的桩功训练仅处在静力性训练的范畴。因此可以看出,王芗斋是在其拳学实践的一生中是花费了极大精力来研究桩功的,并对其赋予恢宏精深之意。王芗斋在拳学实践及桩功训练中,曾用“拳拳服膺,谓之拳”的理论来解释意拳。对拳学本意又提出:“拳道之大,实为民族精神之需要,学术之国本,人生哲学之基础,社会教育之命脉,故不专重技击一端也。若能完成其使命,则谓之拳。”的看法,强调“内外一致”、“意动一体”、“养动一体”、“养练结合”的意拳重在站桩。要求在站桩过程中,逐步提高对力的松紧概念理解和矛盾的内涵以及技归于道的认识。提出:“松而不懈,紧而不僵”,“运动中处处皆矛盾”,“全身一动而无有不动,牵一发而动全身”等理论,要求对“松紧紧松勿过正”,“松中有紧,紧中有松”的准确理解,以及要对“松紧力在鼓盈中呈矛盾形式运动”、“浑元力的整体性要在矛盾中寻求”、“假借无穷意,精满浑元身”和“学术不在外感之产杂,而在一意之应付”等总是提高认识,而使得实现“一触即发”、“周身地点不弹簧”的拳学要意。他的一生都是生活在矛盾之中,始终在矛盾中训练、教学和探索,并且紧紧地抓住矛盾的实质。他在整个拳学实践中,都力图在矛盾的状态下寻求统一和平衡,而在具体运作中,又不拘泥于这个平衡与统一,同时不断地突破这个平衡与统一,并在矛盾和统一的转换中完成对拳学精义的体认与把握以及认识上的飞跃。为了强调这一点,晚年自号“矛盾老人”。

  在强调精神、意感在桩功训练的重要性时,他提出“通过意境的再现,使得自身精神的激发而创造出拳学奇迹,并且产生不可思议的巨大浑元爆炸力”的基本构架。王芗斋的基本构思,还把桩功上升到拳学训练的首要地位。提出:“大动不如小动,小动不如不动,不动乃生生不 已 之动”的基本思想,使桩功训练的内容得以充实和补充。他将桩功既视为拳术训练基本功,又看作拳术升华的提高手段,同时也是养生、健身之良法,极大地丰富桩功的内涵和外延。还要求习拳者要具备站在立体的视角去全方位的观察、研讨中国拳学,要有桩功训练中渐悟拳学真谛的正确思想和方法。

  在探讨拳学研究方向时,他又进一步提出:“还应向开掘动物及人类原始的本能和潜质方向发展”的构想。指出:有兽性之笃力,是拳学能否博得道要至通家而超神化之堂奥的重要基础。

  在回顾过去、正视现实、立足当代、放眼未来之后,王芗斋站在全面、立体的角度大胆地提出拳术训练的新思路,对传统训练方法弃者弃、立者立、推陈出新、去芜存菁。在二十年代初,从实践中归纳总结出:站桩、试力、试声、发力、走步、推手、散手的科学、系统的训练方法体系,并在实践过程中,不断的进行验证、剖析、筛选、扬弃、综合总结,开创中国拳学改革新思维之先河。数十年来,他如终走的是一条继承传统、走出传统,而且是拳学理论体系与训练体系完美结合的大道。

  意拳的创立是对中国传统武术的全面清理。王芗斋耗尽毕生心血对传统拳术进行根本透彻的剖析,使所谓秘不外传的“私功夫”、“小功夫”在保留其精粹的基础上,改进成更为实用、精湛的意拳训练手段,并逐步构设形成系统、科学的拳术训练体系。王芗斋先后著述《意拳正轨》、《拳道中枢》(大成拳论)二篇力作,对意拳作了科学、系统的理论探讨和总结。为创立新型拳学奠定扎实的理论基础,使后学者在研究、探讨时,有理论依据和行动指南。由此看出,意拳创立与形成,是王芗斋不仅吸收、继承和发展中国传统武学文化,也是他在继承融汇中国传统文化中儒、释、道诸家之精华以吸收外来民族先进武学思想的基础上,经过长时期的理论探索和亲身实践,而逐步形成极具特色、较为完善、科学的思想理论体系和独特的训练方法体系。

  客观、历史的事实说明,王芗斋实实在在地做到“不敢说后无来者,但可以说做了前无古人之事”。其创立恰是在“五四”新文化思潮影响之时,我国固有的传统武学文化,再次以自己宏大能容的胸怀对外来先进文化积极吸收,通过复古、改造、创新,融入自身博大精深的中华民族思想体系之中。在外国洋人讥讽“中华民族为东亚病夫”,“中华武术已无实用价值”之时,为了维护民族文化的尊严和利益,王芗斋义无反顾地挺身而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主动更新自身武学文化中不合理的思想体系,举起民族团结精神的旗帜,抱着救世济民的心愿,担负着国家兴亡和社会兴衰的责任,使中国传统武学文化在纷杂的竞争社会中求得生存和发展。王芗斋的拳学思想正是在这种历史条件下应运而生。

  王芗斋先生的衣钵传人姚宗勋先生自接触中华武学始,就立志以研讨、推广、发展、发扬中国拳学为已任,任何艰辛困苦在所不辞。

  宗勋先生在数十年的意拳训练、实战和教学中,逐步形成了个人拳学风范,极具实用、博大、简练、精湛的独特风格,在武林人士面前充分展示了他的古朴、自然和与众不同。在王芗斋有成就的弟子中,绝大多数原本就是形意、八卦、太极等传统拳术的著名专家,王芗斋是在他们原有的拳学基础上,将创新的拳学思想和先进的训练方法,科学合理地揉进固有的传统拳术训练体系,在很短时期内使他们自身的拳学思想和拳术技艺得到大幅度提高和升华,从而成为名噪武林的一代武术大师。而宗勋先生,则是王芗斋采用全新的拳学思想和新型、成熟的训练方法对其完整的培养训练而成为武林佼佼者的典型的成功范例。在王芗斋的弟子中,学验俱丰者,当推姚宗勋先生,堪称得芗斋之学真谛,他对武学之理发挥颇多,在处于“前人功夫好,后人理论高”的历史时期,武学理论与实践的发展面临养生、技击两大领域竞争与挑战,姚宗勋先生治学极重实际,喜探拳学新路,在其几代人的努力之下使实用之学渐兴。

  在长期的探索实践中,他认为,应该从不同角度去推动武学的发展,而学术争鸣与探讨是十分必要的。因此,他悉心地研究拳击、空手道、柔道、剑道、跆拳道、泰拳、国际式摔跤以及其他形式搏击术的特点和运动规律。一生中与许多国家拳术高手进行多次较量,在实战搏击中实地考察研讨外来民族的拳术优劣,对优秀、科学的部分采取兼收并蓄,在意拳训练时,通过引进、吸收、借鉴其中的合理、有效的方法来充实和提高自己,他毕生都是抱着这样的科学态度看待外来民族的搏击术和现代体育项目。他把由于历史原因未有机会与泰国拳高手试技、交流研讨拳术作为终生之憾。在继承形意、八卦、太极等优秀传统拳术的基础上,他已远远的脱离了陈旧的训练方法体系。他对武学文化发展的看法别具一格,认为对弘扬武学传统应考虑既要体现中国武学文化历史悠久和纯正,也应注意到武学今后发展取决于开放探索和多样化。他还认为:武学文化是人类文化的结晶,武学进步在于执着的追求和观念的突破,武学文化的探索与发展应该是跨越国界和民族界限的,并且没有时间界定。他恰到好处地借鉴优秀拳种的精华和吸收其营养,使意拳具备了中国传统武术和世界上其他民族优秀拳术的先进、科学的特点,逐步形成了中国传统武术与东西方博击术相互交融、相互补充又相得益彰的中西合璧典型风范。在五十余年的拳学实践中,他努力完成“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的拳学改革科学构想,使其视野更为广阔。

  值得提到的是他在数十年拳学探求生涯中,除了钻研拳学规律和探索拳学真谛,使所学的进步思想和先进的技艺更趋科学、系统化外,还注意到把对拳学规律的科学认识推广到其他文化艺术和现代体育训练之中。著名篆刻家王十川回顾他的篆刻造诣达到目前的水平时,感叹道:“我的篆刻成就,很大程度应归功于姚先生进行高层次的意境和思想方法的指导”。自 70 年代起,国家游泳集训队、北京田径队、射击队、举重队、足球队分别得到姚先生具体细微的训练方法体系指导,期间完成大量的中西方体育训练方法有机融合与相互补充的科学实践,硕果颇丰。意拳的独特心理训练已经引起整个体育界的日益关注。姚先生走的仍然是在传统基础上的创新之路,同时又是中西方优秀文化有机交融之路,可以说既有民族性,又具有国际性的特色,对体育运动训练学有深远的指导意义。

  姚宗勋先生的武学人生是执著的、永不停顿的追求和探索。正如他本人所表白:“我总是对自己(水平)有不满意的感觉”。这也正是他拳学人生的真实写照。他在继承王芗斋拳学思想基础上,以意拳学为本,细考历代武学之论,汇通诸家之说,博采中外武学文化之专长,将武学理论作了系统的归纳和总结,使之推进到一个新的阶段。他认为作为一个武学家首先要明理,同时不能忘记实践,而实践技击要作为武学的首要特征,又十分强调,要努力做武学家,决不能只作打手。他本人就是理论与实践均有建树的典范。有鉴如此,在长期实践中,他使意拳逐步形成今日之广泛流传的极具个人特色的意拳风范。

  意拳的魅力来源与历史悠久的中国传统文化和对外来民族优秀的武学文化的吸收借鉴,意拳具备的“浩瀚”、“精微”、“高雅”和“实效”,在于拳学文化艰深的内涵和外延。因此,要求一定的文化层次与之相适应,这也是意拳文化的生命力之所在。由于姚宗勋先生在三、四十年代受到系统的高等教育,并且从青年起,他除了学习、研究传统拳术及拳理和佛、儒、道、医之理外,还在学校和基督教青年会中系统的研习田径、球类和拳击等现代体育项目,同时又在实践过程中,刻苦钻研现代运动学、生理学、心理学、运动力学、神经医学、运动训练学等相关理论,因而姚宗勋先生有着与传统拳师极大不同的文化教育背景和现代体育基础。正是具备深厚扎实的文化素养和良好体育运动素质,使他的抱负和才华在拳学的广阔天地中得以施展和充分的发挥。

  由于站在全方位的视角,对中国武学的现状与未来的审时度势,天马横空,纵横驰骋,使他在长期的拳学实践中,逐步形成与传统拳师完全不同的武术学者的典型,同时又具备中国传统武术与西方武学文化较为完满结合的风范。在武术训练的高层次复古改造创新过程中,既保留古朴、细腻、自然的风范,又创建简练、实用、博大精深的先进、系统的极具个人特色的意拳训练体系。姚宗勋的个人拳学风范可以看作极具简练实效自然的特色。他始终认为,拳学主要特征还是技击和实战。他的拳学风格特点既是传统武术的延伸,又是传统武术与现代体育的圆融和交叉,而且那么自然、和谐、完美。因此,它将对所有体育运动项目有着长远的指导意义。

  在长期实践中,他将王芗斋构设的意拳训练思想方法体系进行科学化、系统化的剖析和探讨,在实际动作中加以完善和补充。他结合数十年训练与实战经验,详细分析了训练与实战之间的关系,将科学的意拳思想贯穿于理论和实践之中。克承师教,而不落巢臼,在继承中创新,提出在拳术训练中,要使训练手段、训练护具、用具更接近实战状态,尽可能地缩短训练与实战的距离感。强调要提高对练用统一,以及练用与自养辩证关系的认识,为此,他在原有的基础上,长期的致力于练、用、养自然完美的统一的研究与实践,并在更大范围的空间和时间中推广与发挥,走出了一条更为实用、创新的道路。

  在长期实践中,由于善于在浩繁复杂的素材中汲取精华的天性,使他勇敢地抛弃一些被视为“正宗”的传统训练方法和手段。为提高实践的实效性,大胆地引进现代搏击训练中的工具、用具、护具和先进手段。较好地与意拳中先进合理的方法相融合。在意拳站桩、试力、发力、试声、走步、推手、散手等系统训练方法的功能分类上,他做了有益的探索、归纳、总结与提高等工作。提出:要研究掌握意拳训练每一训练阶段、训练步骤和训练内容对整体训练的作用趋势、作用程度与效果,同时还要综合认识拳学统一的整体性对每一个训练内容的具体要求。强调:要注意顺乎自然、合乎需要,还要求从多角度中看待、研究这些问题,而后通过综合归纳方法去运用这一个结果。对意拳的训练方法和手段的先进性与合理性进行科学、系统的总结。

  在意拳教学中,他打破传统的“天才教学法”体系,积极主动地补充、完善了“因人而异”、“因材施教”的合理的教学方法。使意拳思想在更宽广的范围传播和发展。在教导后学中,他每尽心竭力,必罄其所有之长,而传之诸生,惟恐不能尽其传授。强调学习意拳,“初要与师合,后要与师离”。与师合,方能尽得师传;与师离,则能兼收各家之长。八十年代,他还在北京市体委科研所进行了选材培养及训练方法等方面的科学探讨和试验,使其原有的训练方法体系更为切实可行。姚宗勋先生在古稀之年,还致力于著书立说,主要著作《意拳》已在海内外出版发行,填补意拳统一规范教学之空白,补充完善意拳训练方法体系,奠定意拳学习探讨发展之基础。

  他还从实践的角度充实、提高意拳及桩功训练中的手段和方法,完善理论内容。姚宗勋先生通过全方位地研究,进一步认识到:在浑元力的训练中,体内能量的集聚、储备、能量分类和综合运用以及物质能量与精神、意感之间关系的相关、系列的问题,是拳术训练最关键和重要内容。他大力阐发了对精神意念的支配可以充分发挥内在能量和潜力的研究见解,强调要通过意拳及桩功具体训练去体认和把握。还提出:意念的诱导及假借和精神的激发是物质能量得以开发、调整、调动、运作的根本,同时它们之间又存在相互依存、相互促进的关系。在研究精神和肢体的松紧转换问题时,强调:松紧的转换直接影响着力量、速度、耐力、灵活、协调等方面身体的体能和素质。还提出要通过意念诱导与假借的独特手段来贯彻松紧相互转换的全部内容以达到促进身体的各项素质全面提高的看法。并要求对于精神、意感与形体之间要有准确客观的把握。同时提醒习拳者既要注意正确处理整体与局部,精确与模糊的辩证关系,又要准确理解和把握整体和模糊的统一。强调拳学水平的高低,在于对诸矛盾的统一点上的理解和把握。在实际运作中,他十分关注如何接近传统浑元力训练与现代体育体能和运动素质训练的距离,以及训练方法、训练工具、训练护具与实战状态的距离,并积极主动地采纳相应的具体有效措施和方法,极大丰富意拳训练方法的内容,增大训练学的深度和适用面,弥补传统训练和现代体育训练体系中固有的不足,并在中西训练思想的融合与交叉中,得到相互补充。迄今仍有重要的实用意义。这些实践工作都是建立在王芗斋拳学思想基础上,既是对拳学一大发展,丰富了意拳理论,又是对运动训练学的一个补充,为实际运作提供理论依据。

  对于意拳的发展问题,姚宗勋先生毕生始终在精神意境的训练和实际运作中,试图大幅度地跨越现有时间和空间限制,并在这个基础上,不断努力探寻新的拳学实践高度和新的动态平衡点。姚宗勋先生认为:学问理应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一代更比一代强,只有这样,拳学体系乃至人类文化才能更加完善、昌明和科学进步。

  尽管姚宗勋先生在思维空间上还未跨越出王芗斋先生所设定的基本模式,但就寻求思维空间的深广延伸和细腻程度已经大大突破了王芗斋所设定的意拳规范。同时对拳术中要求的人体内部能量储备状态,实战中表现的反应速度、爆炸强度及杀伤力度已经远远跨越前人所构设的拳学界定。

  姚宗勋先生的拳学思想的基本构设:是在全面继承王芗斋思想上,搏采中外拳学之长,融会贯通,力图在意拳原有基础上,使其内涵和外延进一步延伸,在深度和广度中充实和提高,还试图对这个动态平衡点于以突破,并不断逾越新的平衡点,在更为广阔的天地中发挥和永无止境的发展。

  着改革开放事业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中国武学将获得前所未有的变异和发展。作为这种变异的标志,就是中国武学的格局从封闭走向开放,从单一走向多样,从狭隘走向宽广,独一无二的选择让位于多种多样的选择,人们的选择余地将大大提高。技击、实战依然作为中国当代武学的主流。随着人们整体认识水平的提高,还会出现多种多样的武学实验和探索,从而造成中国武学以实战为主体的多元化的景观。尽管还存在各式各样的干扰,甚至思维方式和思想方法的禁锢,但武术家的艺术创造力,传统文化整体的活力,将获得前所未有的艺术创造力,传统文化整体的活力,将获得前所未有的解放和发展。对于武学文化孜孜不倦的探求的人们,都必须为这一历史机遇付出代价,这一切展示了历史的公证。武学的未来发展,将是弘扬传统,又倡导开放性、探索性以及多样性。它将是武学文化的历史深度、文化内涵和思想力度的综合体现。